海南作家协会,海南作家网

96浏览

	海南作家协会,海南作家网

海风吹拂,美景如画,遗世独立,心生悲怆。 远处飘来几声游人的尖叫。 赵平安忽然也很想尖叫几声。

于是他叫了。 弱弱的尖叫被海风一吹,散了满天不自信。 赵平安给自己气笑了,又叫了一声,又叫了一声,一声接一声,越叫越大声,越叫越放肆。

真好啊,这是多久没这样尖叫了赵平安叫得声嘶力竭,让叫声尖利如割,划破心里阴郁,胸中一片海阔天空。 下山的时候,他把音乐开到最大,一路尖叫着回到酒店。

那一夜,无梦到天光。 赵平安从此爱上了尖叫。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通往幸福的坦途。

外面总是不便的,山巅海角他一个小公务员也没有能力老去。 于是他在家里叫,在车上叫,周末驱车到野外叫。 虽然不能畅快,但也颇有疗效。 单位同事都说他印堂发亮,一脸好风水。

连大老板有时看到他,眼角的颜色都不太一样。 处里有一个副处职数空缺,他正科十年了,处长暗示过,看来是大有机会。

可是就在那阵儿,赵平安出事了。 他去参加系统的一个业务会议,会中内急,在厕中小蹲了一会儿。 也许是因为近期心情畅快,睡眠质量好,久困不解的出口问题那天竟没有出现。 那家伙,一下子山呼海啸,排了个痛快淋漓。

加上会前大老板在他肩膀上轻轻的两拍,春风一般的呵呵两声笑,让他眼前一轮红日高悬。

于是,他突然想起了那两弯半月,碧海蓝天,胸中层云激荡,竟冲口喷薄而出。

会议正在进行中,忽然听得这边长啸穿云,婉娫九曲,皆大惊,夺路而逃,顿时一片狼奔豕突,鬼哭神嚎。

一众人等在空旷处回过神来,发现虽闻声冲云霄,却未见梁断墙倾。 叫人循声查看,才发现是赵平安正在厕所神游八极,闭门抒情。 这一下,赵平安名震八荒。

外单位都知道了,呀,这个赵平安,脑子不太好。

尤其严重的是,那天坐在主席台上的大老板和其他老板夺路之际,大老板腰给撞坏了。 赵平安傻了,从官场落荒而逃。

逃是逃了,可是要吃饭呀除了自己这张嘴,还有妻儿、父母,至少有五张嘴逼得他无处可逃。

于是他打工,创业,可惜都不得要领。 万念俱灰,赵平安站到了市中心高架桥上。 自此一纵身,万事付流水。 他忽然又有尖叫一番的冲动。 于是他叫了,那家伙,真个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真个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心情忽然大好,赵平安也重新找到了通向幸福的坦途。

他要开一家尖叫公司光是尖叫,那太俗了赵平安将尖叫和当下最时髦的玄修、炼气作了个无缝对接,还搬出了竹林七贤的阮籍老先生作为形象代表。

那家伙,阮老先生的长啸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公司经过一番包装宣传市场运作,搞了个中西合璧,古今同春。 于是一个极原生态的尖叫,竟然既有文化,又时髦了于是大热。

在检查公司服务视频时,赵平安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其中包括他之前的处长和其他同事。 五年后,公司上市,业务开发始终遵循保密、高端、个性化。

是啊,太多人的内心渴望尖叫了而这尖叫,又是多么不希望别人听到又是一年后,赵平安在检查公司服务最全,关怀最到位,收费也最高的阮籍套餐服务视频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名字很陌生,穿着魏晋长袍,颇有道骨仙风,但放大了一看,正是他原来的大老板大老板乘专机去喜玛拉雅山总统尖叫专区尖叫,去非洲大草原总统尖叫专区尖叫,去南美洲无人小岛总统尖叫专区尖叫,去美国自由女神像总统尖叫专区尖叫,叫得声嘶力竭,叫得泪流满面。

赵平安后来打听到,大老板现在官做得更大了。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儿童文学

上一篇:2020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积累:习近平“典”亮了文明交流互鉴之光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