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培训整治一年,收效如何

45浏览

(学生抢答)同学们你们知道这些故事属于什么体裁吗?(寓言)那你们知道什么是寓言它有什么特点吗?你能在书中找到答案吗?(提醒预习提示中的知识点)那今天我们就来学习一则选自《伊索寓言》的寓言《赫尔墨斯和雕像者》、自定学习目标知识:明确寓言的文学常识了解伊索及《伊索寓言》积累字词能力:品读文句体会人物性格情感:了解寓意感悟做人的道理、自主学习自读课文(分钟)要求:快速阅读可多读几遍将不会读、不理解的字词圈画出来,借助书下注释和工具书疏通字词雕像庇护尊重赫拉宙斯爱慕庇护:保护袒(tǎn)护。添头:商人为了吸引顾客往往在顾客所买的货品以外加送的一点不值钱的东西。白送:无代价地赠送。爱慕:因喜爱而向往。虚荣:表面上的光彩。

著有诗集《家园》《青春歌谣》《纯粹阳光》《曹宇翔短诗选》《祖国之秋》,散文集《天赋》。曾获第二届和第三届青年文学奖、《星星》诗刊奖、《诗刊》奖、《诗潮》奖、人民日报抒情诗奖、解放军报散文奖,诗集《纯粹阳光》获第二届(1997—2000)鲁迅文学奖。共15篇文章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20篇文章/页转到第页

内容摘要:在这个幼小衔接、小升初的报名季,一切寻常得不能再寻常,那些学校开放日里堆积如山的简历、占坑班、或明或暗的考试都不见了踪迹。

之前风生水起、号称有“点招机会”的“水木龙华”学校,在“开开停停”之后,终于在报名季来临之前关门大吉。

关键词:课外培训;专项治理;评价体系作者简介:  在这个幼小衔接、小升初的报名季,一切寻常得不能再寻常,那些学校开放日里堆积如山的简历、占坑班、或明或暗的考试都不见了踪迹。

之前风生水起、号称有“点招机会”的“水木龙华”学校,在“开开停停”之后,终于在报名季来临之前关门大吉。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万所,存在问题机构万所,完成整改万所,完成整改率%。

这些都是自2018年初,四部委联合整治课外培训市场之后,收到的效果。   只是家长们没有这样淡定。 “无法排解,内心很焦虑,感觉时刻在蹦床上,一会感到希望很大,一会觉得身在谷底。 ”北京市西城区6年级学生家长靳女士告诉记者。 她所在的片区对口的学校中有两个相对比较弱,她对此很有点担心。 压力之下,北京市朝阳区6年级学生家长李然(化名),在这个春夏之交患上了玫瑰糠疹。 她不敢放松孩子的学习,在各种微信群中,依然活跃着熟人介绍的公立学校教师单独辅导的信息。

  课外培训市场在一年多的整治之后,收效如何?在报名季到来的时候,记者采访了身在其中的当事人。   “提前学”依然是机构卖点  李然的孩子在北京市朝阳区一所民办小学就读,但是,她儿子所在的班级是民办小学里的两个公办班。 “我希望儿子能在公立学校读书,但是我们又处在民办小学的建制中,和民办小学的学生一起派位,等于在公立和民办的夹缝之中。

”李然告诉记者。

  她和一些有同样情况的家长找到朝阳区教委反映了情况。 另一方面,她继续抓紧孩子的学习,在培训机构高思教育补习数学和英语。

往年,一些中学会以招收“寄宿生”的方式私下组织一些考试,也会接收学生简历。

今年,这些情况都不存在了,“我还是跑了很多学校,也想办法交了简历。

现在,我不敢漏接任何一个电话,就怕是学校打来的。

”  靳女士对此进行了佐证,她表示,往年听说海淀区的一些中学有全市的招生名额,但是“今年所有的都停了,简历都很难送进去”。

  李然的同事林晓(化名)是小学三年级学生家长,她早早让儿子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学习,“为的是不像李然这样焦虑和‘抓瞎’,毕竟哪所中学都想收成绩好的孩子”。

林晓告诉记者。

他们的培训就是在“提前学”。 “我看儿子的培训资料,感觉我高中都没有学这么深,有的时候儿子学得吃力,我想发火的时候就会安慰自己,他只有9岁,却和我十六七岁承担的学习任务一样,我不能要求太多。

”林晓说。   “提前学”“超纲学”正是培训机构此次整治重点解决的内容,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超纲”的标准不易认定,不少培训机构并没有就培训内容做出多大调整。

此外,整治的重点还有公立学校教师代课的问题,记者暗访几家市场知名的培训机构,发现这个问题基本不复存在。

  当然,公立学校教师代课并没有绝迹,只是变得更加隐蔽和相对个体化。

  有偿补课大多“熟人推荐”  北京市海淀区初三学生家长牛英(化名)近日为一些“中考划题微信群”十分头疼,自己总被拉进一些莫名的微信群里,那里兜售各区的模拟考试真题,并标明“有意者私聊”。

她抱着好奇的态度和一位叫“武老师”的微信群主聊了几句,却发现,有一些公立学校教师正以这种所谓熟人介绍的方式有偿补课。   记者也以这种方式联系了“武老师”,武老师先把记者带到一个培训机构听“2019北京中考改革串讲”,然后为记者推荐了海淀区某校教语文的“卜老师”和教数学的“马老师”。 记者同卜老师交流时,他非常谨慎,不愿透露全名。

只表示自己已经在一线教学28年,多次参与北京市中考语文阅卷等。 记者问他在哪所学校任教,他含糊地说“圆明园附近”。 记者再次追问“是否是101中学”,他不置可否,表示“您知道就行”。

他展示了自己“区教学能手”的证书,并把学校名字和自己的全名打了码。 他同时展示了学生家长给他的感谢微信,记者发现,微信名称都是“农大20中男生舅妈朋友推荐”“四季郦城二区严媛母亲介绍”“171中学霍老师推荐”等等。

治理之下,公立学校教师补课似乎转入了“家庭补课”的个体化范畴。

  严格的纪律之下有暗流涌动,似乎是今年这个招生季的生态。

一方面,补习市场遭遇普遍降温是不争的事实,西城区初一学生家长刘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女儿没有上培训班,“因为老师在课上说,把课堂上的内容学懂学通就可以了。

而且我们学校的考试也确实没有拔高的内容,都在课本的范围内,我觉得再去学也没有必要”。 另一方面,面临升学的家长内心却很焦灼,就如靳女士说到的那样,“觉得身心无处安放”。   分数依然是家庭“刚需”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为什么依然有暗流涌动?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   他认为,“分数作为主要指挥棒的评价体系以及校际之间的差距”是主要原因。 “经过历次减负,导向的扭转、人才选拔的方式还没有从根子上改变。 到今天,家长们对孩子考一个高分依然是有‘刚需’的”。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此表示赞同,“现阶段,考试分数依然是主要评价标准,尽快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是未来改革的方向。

”储朝晖说。   董圣足认为,这些问题是改革进程中必然出现的问题,他介绍了上海市的经验。

“上海在治理整顿培训市场的过程中,有的培训班会想办法把班级开到城际铁路能通往的上海江苏交界,并表示能为学生和家长报销地铁费用。

还有的学校和培训班联合组织游学去外地培训等,后来上海市通过和江苏省联合执法,把这些乱象清除掉了”。

  他同时介绍了培训班治理整顿的步骤及难点,“这是一个复杂且有系统性的工程,2018年,治理的重点在于对培训机构的摸排和无证无照培训班的清理整顿,今年进入了深水区,将触及更多实质问题。 ”董圣足说。   这些“实质问题”包括培训机构对于“超纲”的认定,以及教育部门执法权的界限等。

董圣足告诉记者,如何评价超纲?有的专家认为应该对照学校教学大纲逐条修正,尽管这样实在失之于教条,“但是目前有的培训机构把课程名称巧妙更改,换汤不换药。 比如把数学改成‘思维训练’,把语文改成‘文学欣赏’等,跳出课程模式,辩称在做‘素质教育拓展’,逃避检查。

”  “我们目前应该做的,是加快对于‘超纲’的评判,出台相应标准。

让一些不法培训机构没有空子可钻。

”董圣足说。

  另一方面,在对培训机构的治理上,教育部门缺少执法权,依靠多部门联合执法实现。 但是,有的地方责任划定不清,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治理整顿的难度加大。   同时,还需要注意的是“公立减负、民办加负”的问题。 董圣足介绍了上海市曾经出现的现象,“在一些民办学校,缩减了‘音体美’课程,增加主课课时,还贴出一些标语口号激励学生,如‘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等等,一些民办学校还从公办学校‘掐尖’,这些现象后来都得到了严查。 ”  长期研究这个问题,董圣足还建议,在教师资格证的认定上,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培训市场要求教师必须拥有教师资格证,但是在资格的认定上,通过认证的比例太低。 如果能划分成两条线,一线教师和培训教师,可能会更科学和方便管理。 ”董圣足最后说。

  (光明日报记者姚晓丹)。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儿童文学

上一篇:樊志民激活中华农业文明蕴含的文化基因

下一篇:赣州于都罗坳一肉牛养殖场臭气冲天黑水污水横流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