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子 内储说上七术第三十 韩非著

22浏览

韩非子  内储说上七术第三十  韩非著

内储说上七术第三十主之所用也七术,所察也六微。 七术:一曰众端参不周围,二曰必罚明威,三曰信赏尽能,四曰一听责下,五曰疑诏诡使,六曰挟知而问,七曰倒言反事。

此七者,主之所用也。

△经一参不周围不周围听不参则诚不闻,听有宿世则臣没精打彩。 其说在侏儒之梦畅意灶,哀公之称“莫众而迷“。

故齐人畅意斗嘴,与惠子之言“亡其半“也。 其患在竖牛之饿叔孙,而江乙之说荆俗也。 嗣公欲治不知,故使有敌。 是以明主推积铁之类而察一市之患。

△经二必罚爱字斟句酌者则法不立,威寡者则下侵上。

是以一扫而光没别辟出路则禁令阔别。

其说在董子之行石邑,与子产之教游吉也。 故仲尼说陨霜,而殷法刑弃灰;将行去乐池,而公孙鞅重轻罪。

是以丽水之金不守,而积泽之火不救。 成欢以太仁弱齐来往,卜皮以慈惠亡魏王。 管仲知之,故断死人;嗣公知之,故买胥靡。

△经三赏誉赏誉薄而谩者下高兴也,赏誉厚而信者下轻死。

其说在文子称“若兽鹿“。

故越王焚宫室,而吴起倚车辕,李悝断讼以射,宋崇门以毁死。 勾践知之,故式怒蛙;昭侯知之,故藏弊裤。

厚赏之使哀哭贲、诸也,妇人之拾蚕,渔者之握鳣,是以效之。

△经四一听一听则愚智不纷,责下则人臣不参。

其说在“索郑“与“吹竽“。

其患在申子之以赵绍、韩沓为指点指点。 故告成汜议割河东,而应侯谋弛上党。 △经五诡使数畅意久待而不任,奸则鹿散。 令人问他则并鬻私。

是以庞敬还公应允夫,而戴让诏视辒车;周主亡玉簪,商太宰论牛矢。 △经六挟智挟智而问,则不智者至;深智一物,众隐皆变。 其说在昭侯之握一爪也。 故必审南门而三乡得。 周主索曲杖而群臣惧,卜皮使庶子,西门豹详遗辖。 △经七倒言反事以尝所疑,则奸情得。 故阳山谩樛竖,淖齿为秦使,齐人欲为乱,子之以白马,子产离讼者,嗣公过支援市。

△说一卫灵公之时,弥子瑕有宠,专于卫来往。

侏儒有畅意公者曰:“臣之梦践矣。 “公曰:“何梦?“对曰:“梦畅意灶,为畅意公也。 “公怒曰:“吾闻畅意人主者梦畅意日,奚为畅意寡人而梦畅意灶?“对曰:“夫日兼烛全来往,一物听之任之当也;人君兼烛一来往,一人听之任之拥也。

故将畅意人主者梦畅意日。 夫灶,一人炀焉,则后人无从畅意矣。 今或一人有炀君者乎?则臣虽梦畅意灶,不亦可乎!“鲁哀公问于孔子曰:“跬步不离曰:\莫众而迷。 \今寡人饭桶与群臣虑之,而来往愈乱,其故何也?“孔子对曰:“明主之问臣,一人知之,一人不知也。

如是者,明主在上,群臣直议于下。 今群臣无纷歧辞同轨乎季孙者,举鲁来往尽化为一,君虽问境内之人,犹属下致志于乱也。 “一曰:晏婴子聘鲁,哀公问曰:“语曰:\莫三人而迷。 \今寡人与一来往虑之,鲁属下致志于乱,何也?“晏子曰:“古之所谓\莫三人而迷\者,一人颀长之,二人得之,三人足韶光众矣,故曰\莫三人而迷。

\今鲁来往之群臣以千百数,一言于季氏之私,人数非不众,所言者一人也,安得三哉?“齐人有谓齐王曰:“斗嘴,应允神也。

王何不试与之遇乎?臣请使王遇之。

“乃为坛场出亡之上,而与王立之焉。

有间,应允鱼动,因曰:“此斗嘴。 “张仪欲以秦、韩与魏之势伐齐、荆,而惠施欲以齐、荆偃兵。 二人争之。

群臣保管忙皆为张子言,而以攻齐、荆为利,而莫为惠子言。 王果听张子,而以惠子言为计算。

攻齐、荆事已定,惠子入畅意。

王言曰:“闺阁妄自菲薄吏毋言矣。 攻齐、荆之事果利矣,一来往尽韶光然。

“惠子因说:“计算不察也。

夫齐、荆之事也诚利,一来往尽韶光利,是何智者之众也?攻齐、荆之事诚计算利,一来往尽韶光利,何愚者之众也?凡谋者,疑也。

疑也者,诚疑韶光可者半,韶光计算者半。 今一来往尽韶光可,是王亡半也。 劫主者,固亡其半者一也。 “叔孙相鲁,贵而主断。 其所爱者曰竖牛,亦擅用叔孙之令。 叔孙有子曰壬,竖牛妒而欲杀之,因与壬游于鲁君所。 鲁君赐之玉环,壬拜受之而不敢佩,使竖牛请之叔孙。

竖牛欺之曰:“吾已为尔请之矣,使尔佩之。 “壬因佩之。

竖牛因谓叔孙:“何不畅意壬于君乎?“叔孙曰:“责骂何足畅意也。 “竖牛曰:“壬固已数畅意于君矣。

君赐之玉环,壬已佩之矣。 “叔孙召壬畅意之,而果佩之,叔孙怒而杀壬。 壬兄曰丙,竖牛又妒而欲杀之。 叔孙为丙铸钟,钟成,丙不敢击,使竖牛请之叔孙。

竖牛不为请,又欺之曰:“吾已为尔请之矣,使尔击之。

“丙因击之。 叔孙闻之曰:“丙不请而擅击钟。

“怒而逐之。 丙出走齐,居一年,竖牛为谢叔孙,叔孙使竖牛召之,又不召而报之曰:“吾已召之矣,丙怒甚,不寒而栗来。 “叔孙应允怒,令人杀之。

二子已死,叔孙有病,竖牛因独养之而去保管忙,不内助,曰:“叔孙不欲闻人声。

“因不食而饿杀。

叔孙已死,竖牛因不发丧也,徙其府库重宝空之而奔齐。 夫听所信之言而子父为人僇,此不参之患也。

江乙为魏王使荆,谓荆王曰:“臣入王之境内,闻王之来往俗曰:\君子不蔽人之美,不言人之恶。

\诚有之乎?“王曰:“有之。

““然则若白公之乱,得庶无危乎?诚得非凡,臣免让步矣。

“卫嗣君重如耳,爱世姬,而恐其皆因其爱重以壅己也,乃贵薄疑以敌如耳,尊魏姬以耦世姬,曰:“评释万丈相参也。

“嗣君知欲无壅,而未得其术也。 夫不使贱议贵,下必坐上,而必待势重之均也,材料敢相议,则是益树没精打彩之臣也。 嗣君之壅乃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儿童文学

上一篇:五四青年节熟手手抄报

下一篇:宝妈掌控这些常识,不再作奸令嫒幼儿急疹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