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终于沉淀成了清浅的颜色

110浏览

时光,终于沉淀成了清浅的颜色

落日的余晖就这么汹涌进了狭窄的房间,与我对视,眸子里的光影是清寂的。 而霞光,一直落在我的长发上。

时光,终于沉淀成了清浅的颜色。 朋友来消息问我头发现在多长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微叹了口气,自从大一那年剪过一次之后,一直不肯生长。 齐腰的长发,从此差了一截。

小时候妈妈总是说女孩子长发好看,便一直留着。 有的朋友回忆起与我的初见,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齐腰的长发,于我,却未曾有多大的情怀。

只是,在剪掉的那一刻,心,莫名的疼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矫情,有些东西存在的时候,觉得就该如此,自自然然,理所当然。

一旦失去,慌乱、心疼,这些无端端地情绪忽然而来,不知所措。 后来特意地去蓄长发,不再轻易提及剪发,也不曾染发,可是真的就闹了脾气,不肯生长,虽然那个时候,剪得并不多,但不长,就落得不齐腰。

此时,却对于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青丝为谁绾这样的情怀开始心动,有时候,失去一样东西,反而会特别偏爱。

最初对绾青丝这个词组有深刻印象的是在一篇小说里,女主命运波折,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一个避风港,一个每日清晨能为她青丝轻绾的丈夫,而她愿意为他挽,任风雨飘摇,不惧。 后来开始偏爱这种情怀,很多的时候,喜欢一件事,一件物,不过是因为所赋予的寓意美好而又令人向往,此种念想,一直扎根在心里,美好的情愫欣欣然徘徊在脑海。

最是欢喜古代佳人的一缕缕青丝轻绾,精致的步摇映衬着女子的娇颜更加明艳动人,你若不小心,看得入了迷,女子娇羞地低下头,只见斜溜钗心只凤翘。 那代表着,此女已为人妇。 那被绾起的青丝底下蕴藏着少女婉约柔美的心事,只有陪她一生的良人方有机会去拆开它,读懂它。

而呈现在他人眼中的是妥帖的发髻,岁月沉淀下来的娴静与贤惠。

如今这样的习俗已被岁月洗涤干净,却依然忍不住去期待这一缕缕青丝会为谁而绾起,谁又会为我挽。

这个年纪的我们,当身边的几个好友步入婚姻的殿堂之后,似乎的话题成为了的主旋律,有时候我也会静坐一隅,与天边的一朵云诉说我们未来的童话,也许某天云儿去远游的时候,遇见了你,将这些童话说与你听,然后你会踏尘而来我的城市,与我遇见,赴一场不悔的约定,将这个的童话编织成现实。

即便这个时代已褪去了一身的红嫁衣,换上了洁白的婚纱,至少那天,我可以为你青丝轻绾,挽起年少时一缕缕旖旎的情思,等你来一一读懂它。

然后,倾你一人之城足矣。

那时,一切都该是宁静的,月是洁白的,阳光是温暖的,风是自由的,而你我,是幸福的。 也许我们会拥有一栋属于我们的房子,清晨的阳光可以爬满落地窗,只要我们推开窗,它们就可以亲吻我们。 也许窗外的篱笆小道是青翠的藤蔓,一直沿着小道爬上了窗,企图与我们一起居住。

也许屋前有一条清澈地小溪,有几只鱼儿在嬉戏,有时候去淘米,似乎米也被染得翠绿翠绿。 也许我们可以拥有一个书房,取名叫做清凉的草色,清凉,读着这个词组心就安了,也寂了。

草色,那是生命萌发的颜色,袅袅娜娜,枝枝蔓蔓地就生长起来了,就如同那读书的心,读着读着就安静了,开阔了。

也许闲时我们可以一起听风、赏雨、看日出日落、陪着年迈的父母话家常……你若工作了,我便安静地呆在书房,和着妥帖的韵脚,将生活里的一些琐碎写成最美的诗行。

那些春花秋月里的花间小令,是生活之诗里最清丽的点缀。

他日,你我暮年,坐在摇椅上,寻着那些韵脚,回味曾经一起走过的每一分每一秒,这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那时的日子,一定像酒,经过时光的沉淀,每一天都是绝版陈酿,口齿生香,能醉人……也许这些都没有,那也不打紧,只要在暮色时分,和我手牵着手漫步的是你就足够了,即便在我们白发苍苍,步子已经相当缓慢的时候。 是你,足以倾心。

最近热播的《何以笙箫默》遭来许多的吐槽,但是我依然每天追剧,只是源于何以琛那颗深情不悔的心,世间恐怕再无第二个何以琛,生命中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出现过,那么所有的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这样的情深让人叹服,七年的时光足以让一段永远尘封,然而男主没有,始终如一的念着她,爱着她,他无疑是她的大树,让她可以像个孩子一样去依靠,他自然地为她遮风避雨,她坦然地接受这份保护,不觉得受宠和了不起,一切那么顺其自然。

此等也许只存在小说或者电视里吧,多年以前看这本小说的时候,也许是年幼,也许那时候更倾向于惊涛骇浪的感情,没有多大的感触,如今却觉得,当爱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时间与距离都不能改变的话,那便只能沉沦,这种爱经得住细水长流的打磨,感情执着到单纯,也是值得人艳羡。 v爱这个字,很多人在听说,但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它的含义。 不奢求遇到这样深情执着的男子,只是希望在适当的年龄,遇到一个适当的你,认定彼此是要一起度过一生的人,然后彼此爱护,彼此尊重,相互扶持,不需要特意取悦对方,不需刻骨铭心,只须以素淡的心,彼此靠拢,彼此珍惜,一起过细水长流的生活。

或许,这种恰当的感情,比一个爱字来的更加惊心动魄。 得花多大的运气,才能遇到一个这样适当的你呢有一天,你是否会穿越诸多的屏障,如山间的明月,如田野的清风,清晨的朝阳般抵达我的窗前,我所有的期盼,,在你的眼里,一一蓄满。

而我不再需要在心里、文字里寻觅你的名字,而是用口准确清晰地喊你的名字。 暖冬的暮色,依然有风吹过窗帘,那些风儿是从你那儿赶来的吧,不然,怎么吹动了这一缕缕情思,一朵朵跨过了窗,开满了心间。

续一杯茶,暂且在书香里等风来,等你来,轻叩思念的门楣,捧起这一缕青丝,绾起,结发为一生,不离不弃。

一朵朵花事,已经渐次开放,不知道你的脚步,会叩响哪个良辰,向我靠拢……。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儿童文学

上一篇:面无血色 中国十大上古僵尸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