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弄腿间小核 赵本山玩过的女徒弟图

84浏览

拨弄腿间小核 赵本山玩过的女徒弟图

凝结掉的瞬间,是另一个开始的开始。 。 。

。 by作者“相信你?可能吗?”吴亦凡不屑的嗤笑一声。 “那也要谢谢你……”慕雪的声音里有不宜察觉的失落。 安静的靠在吴亦凡怀里,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吴亦凡,我多么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凝结,暂停……因为有你,我满足了,哪怕未来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能够远远看见你幸福的身影,知足了……这一刻,宁静而致远,温馨而美好,唯美而凄凉,梦幻而真实,虚拟而迷茫……第二天。 慕雪睁开眼,看见身边躺着的吴亦凡。

抬起左手,摩挲着他的脸。 最后一次……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吧……穿戴好,慕雪把收拾好的行李箱拉出来。

慕若苒给她的手机,*,VIP卡,她全部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慕雪弯下腰,静静的看着吴亦凡的睡颜。

片刻后,倾身吻住他,眼泪不可控制的滑落,滴在吴亦凡脸上,睡梦中的吴亦凡不悦的皱了皱眉。

慕雪看见吴亦凡皱紧的眉,用左手擦了擦眼泪。

拉着行李箱快速的跑了。 吴亦凡睁开眼,看着慕雪刚刚站过的地方。

嘴里依旧是慕雪眼泪的味道,涩涩的,咸咸的。

可为什么现在还有这种味道?抬起手,摸向脸颊,湿湿的一片,苦苦的,涩涩的,咸咸的,这是……他的眼泪吗?还是他们两个的眼泪?门外的慕雪。 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渐渐的,心脏超负荷起来,快速的跳动着。

“小雪……长大以后……不要……喜欢……很厉害……很厉害的……男人,不然……会心痛死的……”“妈妈,我记住了,你不要说了,你流了好多血。 ”“乖……妈妈要告诉你……其实……你不是妈妈……”还没有说完,慕雪的妈妈咽下最后一口气。

“该死的!为什么有你这个害人精!为什么?你这个没妈妈的孩子!为什么你要抢走本属于我的一切!”慕樱不停的咒骂慕雪,不断的对慕雪拳打脚踢。 “你!过来!想参加暗魅?等你成年再说吧!你这样到了战场上只会拖后腿,被人抓去,说不定会变成人家小老婆!”暗魅的考核军官冷冷的嘲笑七岁的慕雪。 “我告诉你!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懂吗?就像今天,你明知道你不可能赢我,还是来了,你不是送死是什么?滚!在你不够强之前,别来见我!”那人死死的捏着慕雪的下巴,使劲往旁边一甩,“嘎嘣”!慕雪的脖子处骨折了。 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眼前越来越模糊,慕雪颤抖着从手里拿出药来,往嘴里放。

慕雪抬头望天:妈妈,我是不是真的错了?不该喜欢很厉害很厉害的男人?真的……错了吗?不该喜欢上一个人吗?既然如此,离开吧……慕雪发现自己活的好失败,好孤苦无依……以前总觉得世界都是自己的,所有人应该顺从自己,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王……可是,到最后回首才发现,真正属于自己的,没有任何东西,连这颗心,也不输于自己了……“如果可以,最后让我任性一次吧……”慕雪看着天空,十分晴朗,但是却有些悲伤。 ‘帮我订一张回中国的机票……’慕雪习惯性的打给秘书。

‘对不起慕小姐,总裁说停止您的一切费用……’秘书隐含抱歉的语气传来。 ‘呵!’慕雪冷笑一声。

‘你给我告诉你们总裁,我从今以后和她毫无关系,你让她当那个柳涵艾的姑姑去吧!我慕雪绝对不需要,也不屑于这种姑姑!她这些年给我花的钱,我全部原封不动的给她放在她的卡里!我的钱全部是我自己赚的!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们的慕,大,总,裁!’慕雪语气冰冷,而且极其缓慢的说完这一段话。 她慕雪从不欠谁的,她这些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是她自己赚的,至于慕若苒给她的钱,她一分没动过,至于其他的……知道她一年帮她的叔叔,伯伯,父亲,还有姑姑赚多少钱吗?一年十几个亿!而且是美元!慕雪仰头,对着天空苦涩一笑,如果可以,她想去看看母亲,母亲会不会怪她?怪她不听她的话,喜欢了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男人?现在她明白母亲的意思了……很厉害很厉害的男人,都是花心的……前一刻爱的死去活来,下一刻就把别人拥进怀抱,她和她的妈妈都是……不……妈妈最起码和爸爸在一起过……而她呢……她从来没有和吴亦凡在一起过……一直都是她单相思而已……去日本看看吧……去往中国的飞机上。 慕雪呆呆的望着窗外,那天,七岁的那天,她一个人抱着妈妈的骨灰盒飞往日本。

因为妈妈交代的,她想去日本看看,而且要把她葬在一个充满樱花的地方……所以,七岁的她独自出国,那时候的她,一句日语也不会说,只能靠着自己的一双脚,走遍了日本所有地方,找到了樱花林……慕雪眨了眨眼睛,睡了过去,累了,真的累了……其他人她无所谓,可是,没想到吴亦凡……也……不相信……她……是啊……其实……吴亦凡真的说对了……他……凭什么相信她?而她有……什么资格……又凭什么要他相信她……而且……早就料到了……不是吗?可是,为什么在她亲耳听见他说出来的时候……心还是会痛?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为什么依旧还是问了出来,祈祷那么一丝转机?心已经痛到麻木,就不会痛了吗?真的……吗?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还会痛?真的好痛……不是因为……心脏病……不是……如果可以,就这么……活下去吧……或许一开始错了,还可以挽回,但是,已经错到这种无法挽回地步了……那么……就一直的错下去吧……或许……会有另一种结局也说不定……这或许就是慕雪,错了,就不要挽回,一直错下去,或许会是幸运的……“Miss,w*eup,theplanehasreachedtheJapandisembarkmentassoonaspossible,please.(小姐,醒醒,飞机已经到达日本,麻烦您尽快下飞机。 )”空姐轻轻的摇了摇慕雪。

慕雪没有说话,笑了笑,就下了飞机。

看着四周陌生的人,呼吸着属于日本的空气,慕雪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 (来源:笑谈两性)上一篇:下一篇:。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儿童文学

上一篇:奥利弗策希劳伦斯奥利弗奥利弗奎恩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