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wsndj"><pre id="wsndj"></pre></tbody>
<button id="wsndj"></button><rp id="wsndj"></rp><em id="wsndj"><acronym id="wsndj"></acronym></em>
  • <button id="wsndj"><object id="wsndj"><menuitem id="wsndj"></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wsndj"><track id="wsndj"></track></span>
    <rp id="wsndj"></rp><th id="wsndj"></th>
      <th id="wsndj"><pre id="wsndj"><sup id="wsndj"></sup></pre></th>

        1. 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典语录 > 心情语录 >

          《如果巴黎不快乐》语句鉴赏

          发布日期:18-09-12       文章归类:心情语录       标签:
                 
          略懂得画的,相信都了解弗里达的故事,年轻时的弗里达是那样淘气而叛逆,她十几岁就带着男孩子躲在家里的衣橱里偷偷的欢爱,是那样的奔放而火热的女子,却在十八岁那年遭遇严重的车祸,多年都禁锢在床上。 
          你会很难想象那样奔放的女子,突然一下就躺在床上,不能行走的悲凉。就像是一堆旺盛的篝火,突然逢上白露霜降大雪。
          ——白瑾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他是她的竹马,可她不是他的青梅。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她不想再畏首畏尾,爱是要去争取的,不是吗? 
          他们再也不想分别,再也不想看上相思之苦。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他们终究都会落入世俗里,会迷失,会分离。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她在心里想,也许多多说的是对的,自古多情空余恨,那些类似的纯爱,最后的下场,又有几个白头偕老的?梁山伯和祝英台都死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也双双死了,爱情里,似乎非要夹杂点什么才能走下去。 
          太过纯净的东西,反而会更容易过期。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为什么吻你的时候还是想吻你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她注定是一个为爱奔跑的女子。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看着同学毕业照,女同学们一个个拘谨青涩愣呵呵的表情,真是想一排排的逐个爱过去。青春,就是这样。照相的时候,个个像被抓的扒手,三十年回头再看,才明白,我们才是失主。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她突然觉得,他们的距离更遥远了,他没再找她就像消失在她的光阴里。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那几年从上海重庆到北京,随后是巴黎。天涯海角,过树穿花,都不及你给我的快乐。 
          那么,回到我身边,好吗?
          《如果巴黎不快乐》
          如果真的爱,为何不放对方一条生路?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再坚强的人,触碰到内心的某一个点,很容易迸发伤感的触角。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年龄的差距,都可以克服掉都可以,依然那么登对,一看就是夫妻。为什么出生、家庭背景的差距,会这样残酷,一张支票,就可以买断一份爱情。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曾让她爱过,燃烧过的城市,一下,就埋葬了她的心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
          希望你会遇到一个像佟卓尧那样的男人。
          《如果巴黎不快乐》
          *****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俊朗迷人,似乎胡子都好多天没有刮了,略略有些胡茬,显得更加成熟,她低头刚到他胸膛的位置,她口是心非地问了一句:“怎么又是你?” 其实心里是多么的期待他呢。 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着了魔。
          《如果巴黎不快乐》
          *****
          分手的时候,谁在乎,谁就输了。
          ——白槿湖《如果巴黎不快乐》



          力成文学
          88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