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二十五章 树下求人

186浏览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二十五章 树下求人

角门后巷,张婆子家。

渠城端王府自从三少爷一事之后,可谓是肃整了不少,平时后宅的婆子们一歇了晌就聚在一起“互换信息”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刑房的“生意”也就差了,“进项”也就少了,但也没人敢抱怨,毕竟你不能跑到大夫人那边来一句:这两天犯错的小丫鬟太少了,你去给弄几个犯错的来!张婆子见这两天刑房里没什么活,干脆连去都不去了,就在后巷的家里一歇,你管我是绣花还是绣草呢,反正王府的角门我是说什么也不进了。

这天才刚过了晌,张婆子正在家里擀面呢,就听她大儿子张文从院子里喊:“娘,春杏丫头又来看您来了!”接着,便听到张文在院子里招呼春杏的殷勤声。 张婆子心里一喜,这丫头还真是个记恩的,这才小半个月,就来了两趟了。

当下胡乱在围裙上抹了把手,掀帘子出了厨房门,抬眼一看,只见春杏一身新衣脆生生地站在自家院子里吟吟地笑着。 张婆子只觉眼前一亮,再一瞅大儿子张文那一脸的殷勤样,心里乐开了花,大儿子如今都二十了,前几年定下亲事的姑娘,没等娶进门竟然就无缘无故地发了场大病死了,害得儿子莫名担了个克妻的名声才拖到了现在,眼下这个春杏倒是不错,模样自然是没的说,家境虽然差了点,但娶个富的有婆家撑腰,少不得要拿捏她们家,不把她这个婆婆当回事,可惜就是年龄小了点,才十二岁,等到她十五岁及笄,自己儿子都二十三了,这可如何是好……张婆子心里难为上了,越瞅春杏芙蓉花似的笑脸越觉得满意,可一想到儿子的年纪又犯了难。 春杏不知道张婆子这么多想法,她见其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傻乐的,有点摸不清这老婆子是犯了什么疯了,当下试探地挤出个笑脸道:“张婆您看这是我今个在厨房试做的点心,连吃惯了好东西的玳瑁姐姐尝了也说好吃,我想着婆婆这一个月没少照顾我,便装了一盒给您带来让您尝尝,好让您试试我的手艺!”这么快就让我“试手艺”了?!这小丫头是在暗示我她厨活做的好?张婆子“理所当然”地想歪了。

“行!老婆子我便试试,看看你这丫头的手艺过不过关!”张婆子说着便拿起块暗红色的点心塞进嘴里,顿时一股甜香扑鼻而来,香香软软的煞是好吃,张婆子脸上的褶子深了几分,“杏丫头的枣糕做的不错,是乡下的娘亲教的吧?”一边说还一边招呼张文也来尝一块,张文吃了一块,当即笑的眉眼不见,春杏也不去在意。 “张婆真厉害,一猜就着!我娘就这手糟糕做的最是地道,婆婆要是觉得味道还可以勉强能入得了口的话,以后我每次做的时候都偷偷装两块给您捎过来!”顺杆子爬的功夫春杏可是越学越溜了,至于枣糕是谁教的她才懒得解释呢,反正不是她那个乡下的便宜娘。

“死丫头赁的嘴甜!说吧,又有什么事要求到我这儿了?琥珀已经走了,也没人找你麻烦了,看来这回挨打的不是你而是你身边的人了?不过老婆子我可有话说在前,有些人张婆能帮把手就帮了,可是有些人却是张婆管不了的,你如果是想来参合前头那件事的,就趁早拿着你的糕回北院吧!”张婆的话里带着一丝狠戾。 春杏脸色不动,装作没听懂张婆话里的意思,憨笑着说道:“张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能护好自己的胳膊腿儿就不错了,还哪有功夫救别人啊!谁要是犯了错送到您这儿来,我肯定是站您旁边帮忙数银子的那个!”一句话就把张婆逗乐了,“你个死丫头,就是这张嘴啊,当初老婆子就是被你这张能言善道的嘴皮子给唬骗住了的,不过要说你就是想让我尝尝手艺才来的,老婆子我是打死不信的!”张婆也不傻,这么多年凡是踏进她们家门的小丫鬟跑不了就是那么几件事,春杏不挑破,张婆子也不急。

“要说还是婆婆您道行高呢,我这点伎俩在您这儿真是不够看的,是这么回事……”春杏说着瞥了眼一直陪坐在旁边看着春杏傻乐的张文,张文冷不丁见春杏看过来,脸一红,当下告了声退回府里当差去了。

春杏见张文出了门,才拉着张婆坐在树下道:“婆婆,我是真有个事,想求求您帮我说说项,这事也不难,我想进刑房干活!”张婆愣住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春杏,以为自己听错了,本来看春杏撵张文走她就知道是要说正事了,没成想这小丫头想的是这个!“噗”地一声,张婆没把住嘴笑喷了春杏一脸唾沫星子,赶忙帮春杏去擦,边擦边笑道:“杏丫啊,你可真把老婆子逗着了!这么多年了,还从没听说过哪个小丫鬟自个上赶着进刑房的!刑房是什么人呆的地方啊,那都是些五大三粗的丫鬟婆子才能去的,就你这细皮嫩肉小胳膊小腿儿的,上那儿还不够塞牙缝的!”说完,坐在树墩子上笑的前仰后合。

春杏来之前就猜到了点张婆会是这么个回答,不过没想到她能笑的这么开心?!还喷了自己一脸唾沫星子!有那么乐吗?刑房的福利待遇那么好你个老家伙心里比谁都清楚,收贿赂收到手软不说,最重要的是,从来不挨打只有打别人的份儿,主子们要打架也会带着自己院里的丫鬟婆子,不会来刑房借人,刑房的人是属于府里公家的,只听当家夫人和老太爷的,别人谁说啥也不好使!话说这么好的活上哪找去!“张婆,您就别笑话我了,我也知道自己这身子骨太弱,抱着板子打两下生猪肉都能累个半死呢,更别提打活人了!我是听别人说刑房里有个‘抄录’的活,那活也不累,一天就是坐那儿抄写点东西,前两天那个‘抄录的’期满出府了,我就把这事惦记上了,我从小在家里就跟哥哥学过写字,在土楼里学规矩时我的字也是全楼里写的最好的,不信您看看!”春杏说着从袖子里掏出张叠的整整齐齐的宣纸,递给张婆。 只见一排整齐娟秀的楷体小字在宣纸上静静躺着。 张婆子略带惊讶地点了点头,“想不到小丫头还藏了一手,这字拿到我们刑房里当个‘抄录的’是绰绰有余了,这纸我就先留下,回头帮你问问管事的陆妈妈!”宣纸在张婆子手里被折了两折,收到了袖子里,又听张婆子道:“不过,老婆子我可不敢咬死一定能帮你求来这活……”春杏听到这赶紧把准备好的银子掏出来要塞给张婆,却被张婆抬手挡了下来,“杏丫,你可得想好了,若是真在刑房里干,少不得每天要听那鬼哭狼嚎之声,忍那刺鼻腥臭的血味儿……”“婆婆不用再说了,”春杏打断了张婆,“杏儿不是不怕,只是比起后宅里的勾心斗角,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杏儿不是吃不了苦头的人,只要张婆您能帮我说上话,走门路的银子杏儿一定都交到您手里,一分不会差您的!其实杏儿这一个月真是被打怕了,现下虽然说琥珀走了,可谁保不准后边会不会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琥珀’等着我,我仔细想过了,不如干脆躲进刑房做几年笔头的活,等年龄一到就自赎了出去回乡下嫁人种田去!”春杏自认为在古代这一年多半,自己的演技已经很纯熟了,“诚挚”一词眼下被她演绎的真可谓淋漓尽致!主要是自己底板好!春杏心里腹诽。 张妈妈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委屈却又带着点坚韧的小丫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点头答应了下来。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儿童文学

上一篇:曾国藩为人处世之道 励志名言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